第2章

-

/p>

「怎麼了落落?你和京池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我用錘子在他頭上砸了一下。」

我爸媽:「……」

在他們眼裡,我雖然偶爾嬌縱了一點,卻是守法知禮的。

這種用錘子砸人頭的事,絕對不是我的作風。

我媽拉著我的手,小心翼翼地問:「是不是京池先對你動手了?」

「他冇有。」

這一世到目前為止,謝京池除了裝失憶,還來不及做彆的。

也正好,我還有時間跟我爸媽商量對策。

然而,正當我準備把前世後來發生的事都告訴我爸媽時,護士卻突然過來叫我,說謝京池找我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你男朋友之前是不是失憶?因禍得福,他記起來了。」

「什麼……」

謝京池明明是裝失憶的,也還冇有報仇成功,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恢複記憶?

3

我惴惴不安地去見謝京池。

他還是和之前一樣,對我笑得溫柔,還想拉我的手。

我下意識地躲開了。

他一愣,隨即用一種很受傷的眼神看向我。

前世他也總這樣,演技好到讓我以為,他對我也是真心的,他也很愛我。

甚至偶爾覺察到他不對勁,我還怪自己太敏感。

其實,是我太蠢。

4

醫生原本讓謝京池住院觀察一天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謝京池堅持說自己冇事,不肯住院。

我媽見狀便說:「那回家觀察也行,你倆今天就住家裡吧,我跟你爸都在,有什麼事也能……」

「不行!」

我語氣堅決地打斷了我媽的話。

她跟我爸明顯愣住了。

可能今天發生的一切,對他們來說都太奇怪。

我無緣無故給了謝京池一錘子。

謝京池冇有追究,還因此恢複了記憶。

我倆之間由原來的親密變得詭異,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拉扯。

明明剛纔我還跟自己說,不能表現出異樣。

但我真的控製不住。

隻要一看到謝京池的臉,就會記起他滿手鮮血撫上我的臉,陰森冷笑的樣子。

我真的不想跟他待在一起。

「媽,今晚我回家住。」

「那京池呢?」

「他一個人可以的。」

我媽大為不解:「平...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