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-

正文

第1章

皇後是妖物

“皇後被妖物附身,恐傷國祚,羈押天牢,不得有誤!”

他竟然……信了?!

認為她是禍國的妖物?!

一陣陣眩暈和心痛幾乎將君慕寒擊倒,她甚至忘了替自己辯解,就被送入了天牢。

隔了整整兩個時辰,夜藺晨纔出現在天牢。

君慕寒混沌的意識瞬間清明,撲到牢門上抓著欄杆急切道:“藺晨,我……”不是妖物,是被冤枉的!

可當觸及他寒涼的目光,還有他身後那道雪白身影,所有的委屈瞬間凍結在喉嚨裡。

“朕竟是低估了你在朝臣中的威信,哼!”

皇後隻不過是下獄,那些朝臣就開始使出各種手段逼迫他放人。

簡直豈有此理,莫非他們忘了誰纔是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!

猶如被人兜頭澆了一盆冷水,君慕寒劇烈顫抖,不可置信的瞪著夜藺晨,“你竟一直忌憚我?”

“何止忌憚,陛下哥哥可是一直想除掉你呢!”聖女風傾暖開口,滿目得意。

陛下哥哥,如此肉麻的稱呼,虧她叫的出口。

“閉嘴!我跟陛下說話,哪有你插嘴的份!”君慕寒對風傾暖的厭惡幾乎到達頂點。

不論聖女宮在世人眼中如何神通廣大,但在她看來不過是些矇蔽世人、操弄人心的淺顯伎倆罷了。

最令她厭惡的是風傾暖野心勃勃,最近更是頻頻勾引禦景帝,想取她而代之的心思昭然若揭。

“陛下……”風傾暖抓住夜藺晨的胳膊,滿目委屈。

君慕寒被她的舉動刺痛雙眼,剛想發作卻聽夜藺晨道:“君慕寒,你如今被妖物附身,就該乖乖受死,又有何麵目訓斥阿暖!”

阿暖?!

如此親昵嗬護的姿態,他不曾給過她,卻給了這個表裡不一,覬覦她位置的狗屁聖女!

夜藺晨,你怎麼敢!

就在君慕寒心痛到幾乎窒息的時候,風傾暖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陛下哥哥,不要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。”

“好,她任憑你處置,隻要能讓她現出原形!”

夜藺晨冷寒的嗓音直接將君慕寒錘落無間地獄,再也不得解脫。

常言道:最是無情帝王家。

君慕寒以前從來都是不信的,因為夜藺晨給了她獨一無二的寵愛,讓她對未來充滿了信心與期待。

如今,他親手擊碎了為她鑄就的海市蜃樓,冷然退場,隻餘她在舊日的廢墟裡被活生生埋葬。

風傾暖折磨起人來自有一套心得,她先是命人將君慕寒吊起來鞭打。

鞭子抽遍君慕寒全身,皮肉完好,內裡早已血肉斑駁。

君慕寒全程冇有半點呼痛,三年軍旅生涯早就將她的**打磨的堅硬如鐵,但一顆心卻早已碎裂成殤,再也修複不完整。

就在她瀕臨暈死的邊緣,夜藺晨的嗓音響起,卻不是對她,而是對風傾暖。

“阿暖,還是你有手段,如此一來,那些替妖後求情的老頑固就無法抓住朕的把柄,同時又能逼妖後現出原形,簡直一箭雙鵰,哈哈!”

夜藺晨愉悅的笑了,那笑刺痛著君慕寒的神經,痛的她恨不能當即死去,再也不要活在這世上。

第2章

被矇在鼓裏

可是令君慕寒更加痛苦的還在後麵,風傾暖嬉笑著鑽進了夜藺晨的懷抱。

夜藺晨非但冇有推開她,反而兩人深情對視。

君慕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夜藺晨素來在情事上冷淡,幾乎可以稱得上坐懷不亂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