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-

“嘶……”..

陰暗冰冷的房間裡,蕭梟打了個冷顫,迅速清醒過來。

目光有些茫然的打量四周。

簡單的木桌、木椅,硌得肩膀生疼的床板,床邊放著一把帶鞘鋼刀,房間裡放著老虎凳、木馬、釘床等各種刑具,牆上還掛著皮鞭、鎖鏈……

這裡似乎是……

一間刑房。

什麼鬼?

我不應該在宿舍打遊戲嗎?

蕭梟正疑惑間,腦海中忽的有大量記憶湧出,強行與之融合。

“大乾王朝,武道為尊,強者移山填海,壽數達千載……”

“我竟然穿越了,而且成了一名魔道弟子?”

“天荒域,不死山,長生教……天下第一魔門!”

“姦淫擄掠,無惡不作,背信棄義,嗜血貪殺……真是太魔門了!”

蕭梟讀取著記憶裡諸多血腥的畫麵,一時間麵色也是有些複雜。

長生教掌控了整個天荒域,在此地無法無天,殺戮朝廷命官,火燒官府,無惡不作。

而在教派內部,也鼓勵相互爭鬥。

殘殺同門不會受到處罰,反而可以奪取對方的一切。

“我是總壇設下,七殺殿的弟子……”

“因被大師姐暗算,喪失了全部修為,淪落為一名監管地牢的獄卒。”

蕭梟想到了自己的處境,亦是不禁一歎。

他出身普通,在一家農戶中長大,隻因為武道天賦秉異,被七殺殿主收為弟子,帶回背陰峰修煉,三年功成,達到了“煞血境”大圓滿。

煞血,玄極,驚天變,這是長生教的魔功體係。

煞血境對應武道九品至七品修為,乃是打熬自身氣血,磨練筋骨,修出煞氣,大圓滿境界可力達千鈞,吐氣殺人,有百步神拳之威。

算得上是有資格行走江湖的高手。

不料轉手便被大師姐暗算……

大師姐俗名周嫻,諢號“七殺鳳九”,乃是七殺殿大弟子,亦是長生教中三大聖女候選人之一,練《陰陽合歡**》,修為玄極境大圓滿,相當於武道四品強者,宗師之下無敵的存在。

若她是正派人物,在大乾王朝任何地方,都足以任城主,受封萬戶!

蕭梟修煉三年達到煞血境大圓滿,堪稱教派百年一遇的奇才,自然少不得年少輕狂,變得囂張跋扈,一口氣打傷了十幾位同門,奪取了他們的財物,並施展《無相功》中秘術“嗜血輪”擢取了他們的修為。

藉此,想要衝擊玄極境。

正得意洋洋之際,大師姐周嫻霸道出手,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,強行闖入了他的房中,以“陰陽顛倒”之術迷惑了他的心神,將他剛奪來的修為,以及自身的三年苦修全部搶走了。

“淦……這就是魔門嗎?”

蕭梟坐在硬床板上沉思良久,亦是不禁吐槽。

當真是將弱肉強食闡釋的淋漓儘致,在這裡,苦修是有用的,但在苦修之後,卻還要有手段守護住自己的所得,否則就是在幫他人做嫁衣!

‘晃盪——’

就在這時,刑房大門被一道氣機撞開。

蕭梟冇來由的心中一慌,隻覺門外好似有一頭凶獸出現,強大的壓迫感讓人感到恐懼。

周遭的氣溫好似都變得冰冷。

“嗯哼……”

一位身穿素白色裙裝的女子被隨手丟了進來,摔倒在地,發出一聲嬌喘。

少女容顏極美,堪稱絕色,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散亂,麵色蒼白如紙,緊抿著嘴唇,眉宇間有著決絕,但美眸之中還是流露出難掩的慌亂之色。

隨後,一位身軀裹在黑袍中,讓人看不清容貌的男子踏入其中。

“她是冰心穀的聖女,已被我封了修為,即日起你每日嚴刑拷打,直到她同意與本座合歡為止……年紀輕輕便有五品修為,還是完璧之身,正合適做本座的爐鼎。”

黑袍人說話間吐出猩紅的舌尖,貪婪的舔了下嘴唇。

隨即,他轉身看向了蕭梟,黑袍下似乎有一雙犀利的目光射出。

蕭梟微愣,總算從記憶中找出此人的資訊,忙應道:“謹遵長老法旨。”

七殺殿在殿主之下,還有五位長老,此人便是其中之一,名為趙印。

“你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,正好被鳳九那丫頭擢取了修為,成了廢物,不如改修《合歡功》如何?哈哈哈……”

趙印奚落的笑了幾聲,轉而離去。

“給我看管好她,若出了差錯,我掀你天靈蓋,拿你的腦汁喂鷹!”

“……”

趙印留下的狠話可不是說說而已,蕭梟現在冇了修為,不過是廢人,即便被長老抹殺,也不會有人多說什麼。

“身處魔門也太難了,感覺隨時都有可能被噶……”

蕭梟心中感慨一句,他目光一轉,看向倒在地上麵色蒼白的冰心穀聖女。

冰心穀,在正派之中可是排名前三的大宗門,因為其傳承功法的緣故,穀中核心人物皆是女子,而一旦被封為聖女,那就是被當成下一任穀主培養的。

這位被趙印隨手丟進來的女子,在外界卻是被眾星捧月的存在!

“如果冇記錯的話,冰心穀有一法門名為《冰清訣》,修煉之後手腕會出現硃砂烙印,意味著還是處子之身……”

蕭梟目光一瞥,看向女子手腕,雪白手腕上一抹硃砂印很是鮮明。

冰清訣可守護自身元陰,即便是被魔道眾人以合歡之術強行奪取貞操,但自身的修為卻很穩固,無法被采補。

這也是趙印讓蕭梟對冰心穀聖女施加酷刑的原因。

隻有她自願解除《冰清訣》的守護,趙印才能對其采補。

“呸!”

蕭梟正欲上前將冰心穀聖女扶起,卻被對方一口唾沫吐了個正著。

嘴唇一濕,嗅到了淡淡的酸味兒……

吐得真準。

眼前女子被趙印擒拿,一路奔波帶回了天荒域不死山,個人衛生自然已經差到了極點,這種情況下即便是聖女,口水也不是香的。

“魔門邪徒,狼心狗肺,不得好死!”

冰心穀聖女毫不留情的咒罵道。

蕭梟擦了下嘴巴,頓了兩秒,突然一把掐住聖女的下顎,捏開她的櫻唇。

“嘿……唾!”重重的一發口水,加倍報仇。

……

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