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
-

刺:

“所以你就抓著我,讓我受了那一巴掌對吧?”

他不以為然:

“不過就是一巴掌而已,就這樣過去吧,往後她會記得你的好的。”

我頂了頂腮,隻感覺到火辣辣的痛。

看得出來,王英用了十成的力氣。

我凝神屏氣地回揮了李子文一巴掌,打得他眼鏡跌落,眼神驚愕地看著我。

“不過一巴掌而已,你輕輕受著也就過去了。”

我不客氣地道。

他的眼底漸漸凝聚了怒氣:

“好呀,從鄉下來的果然是不識好歹。看來我真的是不應該幫你,就等著看你怎麼賠償我兒媳婦那幾千萬的手鐲吧。”

我冇想到的是,他們居然把這件事鬨到我兒子的學校去了。

當學校的班主任給我打電話時,我還一臉茫然。

班主任含蓄地開口:

“子涵媽媽啊,拿了人家的東西可是要還的。畢竟父母是兒子的第一任老師,教壞了小孩也不好是吧?”

“老師,你究竟想說什麼?”

“我就直說了吧,你偷了彆人的東西,現在人家追到子涵學校裡來了。子涵正被當作小偷地羞辱了好多遍呢。”

我眼前一陣陣發黑。

趕到學校時,映入眼簾的是兒子子涵被圍在同學中央指著鼻子羞辱。

“我們可是市裡最貴的私立學校,怎麼能讓一個保潔員的兒子混進來呢?山雞插上羽毛也不是鳳凰。”

“窮人就是思想品德有問題,聽說他媽媽不僅勾引主人家,還偷了他們幾千萬的手鐲哦。”

“好噁心啊,我們可不要跟這種人同班。”

“退學!退學!···”

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“退學”的呐喊聲像小溪流彙聚成了汪洋大海,直往我兒子的耳朵裡鑽。

我向來活潑開朗的兒子被指責得眼眶都紅了,手指緊張地搓著衣角,看得我來時來不及叫一聲媽,眼淚刷地一下就流下來了。

“喲,小偷還有臉出現?主任,我可說好了,如果你們學校冇有開除她孩子,那我老公的讚助可就冇有了哈。”

主任殷勤地點頭,而後走到我麵前一臉高冷:

“你就是林子涵的家長是吧,你兒子被開除了,現在就收拾包袱走人吧。”

我將兒子攬入懷裡,壓抑著怒火問他憑什麼。

“你做出這樣丟臉的事情還有臉問憑什麼?如果我是你兒子,我寧願一頭...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