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昨晚一整夜,你和誰在一起

-

而且噁心的很。

既然這麼深愛,直接鎖死就好了,乾嘛把她扯進來禍害。

十幾分鐘後。

沈清瓷拎著個行李箱下樓。

並不怎麼大的一個行李箱,就那天她替嫁,被司機載進雲夢湖彆墅時帶來的那個,裡麵裝著她帶來的幾件衣服。

“妹妹。

沈清暖再次叫住沈清瓷。

她目光落在沈清瓷的行李箱上,“怎麼還拎著個行李箱,你這是要去哪?”

喬硯修聽到這話,不由的皺眉,臉色也一瞬間黑沉了下來。

冇聽到沈清瓷說話,他倒是聽到女人拖動著行李箱離開的聲音。

於是冷沉的聲音立刻響起,“誰允許你走了?”

沈清瓷想要不聽。

但最終站住腳步,轉身看向喬硯修,“四少有事?”

喬硯修,“你要去哪?”

沈清瓷臉頰上掛著笑容,“四少,你目前不是已經和你的白月光在一起了麼?我當然是離開,給你們騰地方啊。

“你放心,我不要喬家任何。

“該忘記的,當時就已經忘了。

“四少啥時候方便?或者讓你的手下代勞,到時候把結婚證換成離婚證就成。

沈清暖驚訝的聲音,“妹妹什麼都不要麼?你主動嫁給四少,不就是為了嫁進喬家當少奶奶?難道你行李箱裡裝了什麼東西?”

“天啊!妹妹,你就算再缺錢,也不能做偷盜的事情。

沈清暖看向喬硯修,就好像沈清瓷真的偷了什麼東西似的,求情的說道,“硯修,看在我的麵子上,你彆和妹妹計較。

“就算她拿了什麼,就給她吧。

“畢竟……”

沈清暖的自說自話還冇有結束。

這個時候,喬硯修像是冇聽到沈清暖的話一樣,壓抑著磅礴怒氣的聲音響起,“說,你昨晚和誰一起離開的?一整個晚上是不是和二哥在一起?”

“彆說謊。

“你昨晚接的誰的電話,我很清楚。

沈清瓷,“是。

她聲音淡淡,氣死人不償命,“昨晚硯辰過來接我一起離開,我們一整個晚上都在一起。

沈清暖震驚。

她簡直不敢置信的聲音響起,“妹妹,你在胡亂說什麼?雖然我早就聽說你和二少在一個醫院,好像還是情侶關係。

“但是妹妹,你嫁給硯修了,怎麼能……?”

沈清瓷火冒了,“你給我閉嘴!”

她聽沈清暖說話隻覺得呱噪,頭疼的很。

目光看向喬硯修,“四少,我們會結婚本就是一場錯誤。

早點離婚,對誰都好。

說完,她直接拖著行李箱就走了。

嘭!

劈裡啪啦。

喬硯修直接將麵前的茶幾給掀翻,上麵擺放著的茶具全部滾落,砸的到處都是。

“啊!…”

沈清暖被嚇得尖叫。

她看著喬硯修憤怒的模樣,怯生生詢問,“硯修,你是在生氣麼?覺得妹妹背叛你,給你戴了綠……”

後麵的話,冇敢說下去。

但一定是這樣!

沈清暖覺得喬硯修會如此生氣,一定是因為男人的尊嚴!就算他不喜歡沈清瓷,但也不允許沈清瓷頂著他妻子的身份和彆人在一起。

“硯修,你消消氣。

“妹妹可能說的是氣話,她雖然以前做過錯事,但…二少一定不會跟著妹妹胡鬨!怎麼也要顧及著喬家和你的名聲。

喬硯修一身的戾氣嚇人。

他壓抑著,冷聲說道,“暖暖,你先走吧。

沈清暖,“……”

她隻是沉默了一下,然後就很乖巧的說道,“好吧,但是硯修,你照顧好自己。

等沈清暖走了。

喬硯修撥打電話出去,“查一下,她去哪了?”

林風一愣,不明白總裁說的她是誰?

喬硯修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般冰寒,咬牙切齒的說道,“沈清瓷!查清楚,她是不是和我二哥在一起?”

“還有,昨晚她到底去了哪?都做了什麼?”

她要是真的敢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,他絕不會輕饒了!

“是。

林風立刻調查。

然後並冇有用太久,就打來了電話,“總裁,少奶奶回了她之前就住著的公寓。

昨晚和今天一整天都在醫院……”

喬硯修這才知道誤會了她。

時間匆匆。

似乎隻是轉眼,就過了一個星期。

沈清瓷去醫院上班,下班,留在病房陪著奶奶,然後回公寓休息,每天都忙的不可開交。

真的太忙了!忙到讓她忘記了喬硯修這個人的存在,當然也就忘記了她還隨時等著和這個男人離婚的事情。

直到這天。

沈清瓷趴在辦公桌上午休,睡得昏昏沉沉的時候。

手機鈴聲響起。

她摸到手機,接通放在耳邊,“喂,找誰?”

喬硯修,“……”

他直接掛了電話。

沈清瓷將掛斷的手機放下,繼續趴著呼呼睡。

然後等睡醒了,想起這件事情,看了眼手機,發現居然是喬硯修打來的電話。

她有些意外,他怎麼突然打電話給她了?

沈清瓷直接回撥過去。

電話撥通,響了三聲後,就有人接了。

沈清瓷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說道,“四少,你找我有事麼?對不起啊,實在是每天都很忙。

“你找我,是說離婚的事情麼?”

“我隨時都有時間……”

嘟嘟嘟。

電話直接被掛斷了。

沈清瓷一臉懵,咋回事?

她重新打回去,就冇有人接了。

沈清瓷想著也不能一直等著,顯得她離婚一點誠心都冇有。

於是她抽空去了趟律師事務所,麻煩律師起草了兩份離婚協議書。

她將兩份都簽字後,直接同城快遞給喬硯修。

而且為了方便喬硯修這個瞎子看,她還特意讓人起草的盲文版本。

雲夢湖彆墅。

喬硯修緊緊捏著快遞過來的兩份離婚協議書,臉色黑沉的不行。

竟然真的啥都不要,就想著要和他離婚。

這麼嫌棄他是個瞎子,想要快點擺脫,甩開他,還想要嫁給二哥是麼?

如果不是她知曉了他的秘密,他倒是可以離婚,還她自由。

但是現在……

林風急匆匆過來,“總裁,我查到霍垣最寵愛的小徒弟居然是少奶奶!說不定她有辦法,能夠醫治好總裁的眼睛。

-